浩然正气
当前位置: 首页>>浩然正气>>正文
浩然正气

浩然正气曜中华

2005年11月23日 00:00   admin   来源:纪检监察室    点击:[ ]

浩然正气曜中华




奚学瑶

10月16日,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40周年,张爱萍将军为中央第一次核试验指挥部总指挥。
如今张将军已仙逝,浩瀚星河中闪烁着的这颗璀璨的将星,在人们的心宇中闪烁着光辉。他活在人们的思念中,活在人们撰写的回忆录与传记之中,也活在他留存于世的光辉诗篇与伟绩丰功之中……
青萍宝剑,凝天地之正气,人间之豪情。宝剑出鞘,剑气啸成满天花霰,劈闪万千雷电,荡涤人间妖气浊雾。孟子凝气为剑,凛然地说: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;屈原负剑长吟,踏上漫漫修远的不归路;诸葛亮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;岳飞精忠报国,壮怀激烈;林则徐利国利民,不避灾祸……张爱萍

钟爱青萍宝剑,因为宝剑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种精神与操守的象征,他正是吸收了其中的精魂,并在革命熔炉中冶炼成钢。“冲天怒,梦怀青萍天涯逐”;“无媚骨,自揣年华未虚度”。他从一个仗剑走天涯的热血青年,到一个征战南北的大将军,历经人世动荡沉浮,铮铮铁骨,刚直不阿,一心为公,一身正气,正义的锋芒依然未被消磨,理想与操守仍旧纯正,作为一个胸怀共产主义崇高理想的忠诚正直的共产党人,走完了自己辉煌的行程。
人们称他为“儒将”,不仅标示他的诗词、书法、摄影艺术造诣,更是体现了一种发自内在的文化气质,一种真才实学的自然流露。作为一个领导者,是体现了他对知识的认知和对知识者的亲和,并深刻地理解文化在人类文明中的作用。他服膺毛泽东的箴言:“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,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。”他亦认同诸葛亮所言:“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。”他始终牢记母亲的教诲:“人活在世上,不识字不行,没有真本事不行……”因而,他无论在戎马倥偬,还是政务繁忙之中,依然如饥似渴地学习;不管在战争时期,还是和平时期,都注重学习教育,把办学校、培训班、教导队放在重要位置。他在中央红军大学的军事班中,几乎每次考试,都名列榜首。他经常在忙碌的间隙,撰写自谦为“打油”的诗词,借以纪事抒情,在军中获得了“马上诗人”的雅号。战争中,他养成了在马上看书的习惯,捧起书本即刻进入忘我境界,有一次险些被树藤绊下马来。他奉命创办我军第一支海军,虚心拜能者为师,很快进入角色,有了“陈船利炮”的创新。他成功地指挥了我军第一次三军联合登陆战,胜利地解放了一江山岛等浙东沿海岛屿。他被周恩来、聂荣臻委以重任,亲赴现代国防前沿,领导导弹核武器的研制试验,在实践与学习中,逐渐成了一个懂行的领导,终于成功地试爆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,发射了导弹、火箭、卫星……使我国国防实力得以大幅提高。
学习,就要读书,要尊重知识,亲和人才。在紧张险恶的长征途中,他依然体现着这种理念与作风。部队途经天全市,安排好了一应军务,他邀约彭雪枫,徒步穿过街市,寻访当地图书馆。一进图书馆,见到各地报章杂志,便如饥似渴地读起来。他见到《大公报》上范长江的通讯,其文字如行云流水,议论生动深刻,颇富哲理,便对范长江心向往之。抗日战争时期,他在苏北根据地,终于见到了心仪已久的范长江,一见如故,欣喜异常。之后,一文一武,惺惺相识,密切往来,遂成挚友。他在古稀之年,谈起这段历史,仍对范长江赞不绝口,还撰写了《不尽长江滚滚来》一文,寄托了对范长江深情的怀念。此外,他也与邹韬奋、吕振羽等著名文人、学者灵犀相通,保持着亲切的文化之缘。一个武将,一个文士,却通过文化的中介,成为珠联璧合的朋友和相互欣赏的知音,成为高雅的君子之交,在我军历史上堪称佳话。
更让人称道的是,他与科学家们的密切关系。他推崇科学家,充分肯定科学家的价值。认定“科学大会战中,科学家是当然将领”。他不仅虚心地拜科学家为师,倾听他们的意见,还在人文精神上,与科学家心心相印。他的报告,不空谈大道理,往往平易务实,且富有号召力和文采,上下古今,旁征博引,有很强的文化魅力。他对描述西北的唐诗可以信手拈来;对霍去病倾倒御酒入泉,与士兵们同甘共乐的典故津津乐道。科学家们由衷地赞叹:“这个将军不一般,善解人意又会做工作。”
即使在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的前夕,核试验场各单位进入“临战状态”的时刻,他居然去动员并亲自陪同朱光亚、周光召、陈能宽、王淦昌、彭桓武等科学家走出实验室,去游览楼兰古城,以灿烂中华历史的人文精神,去抚慰科学家们紧张忙碌的心境。未曾想,现代原子弹蘑菇云背后的图幕上,竟然映衬着楼兰辉煌的历史古迹。真是奇思遐想,一篇绝妙文章!原子弹在科学家们一道丰美的精神大餐之后成功爆响了,使这阕历史性的乐章,平添了几分曼妙,更加富有诗情画意。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,真是大将气魄、儒雅之风,使科学家们为之钦佩不已,将他视为知己。
克劳塞维茨在《战争论》中说:“将才任何伟大的品质都来自感情和智力的合金。”他不但有高明的领导才智,亦有着爱人的真挚之情。物理学家邓稼先从绵阳来到北京,向他汇报九院工作,他见邓稼先气色不好,便不让他汇报工作,而是马上打电话联系医院,并亲自陪同邓稼先去医院检查身体,结果发现邓稼先已患直肠癌。对此,他一方面让医院抓紧对邓稼先进行治疗,同时亦沉痛地做了自我批评,检查自己对科技人员的健康状况关心不够,并号召各级领导认真、及时地解决广大科研人员的实际困难,定期为他们检查身体,做好卫生防疫工作,制定休假制度等等。
中国的原子弹、导弹、火箭、卫星,无不浸染着他的情感与才智。
从参加革命之初,张爱萍便认定革命的宗旨是为人民,因此,在革命战争中,他深入联系群众,所辖的部队与人民群众保持水乳交融的鱼水深情。他所领导的新四军某部九旅,严格地遵守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,深受群众厚爱。因而,当部队转移时,当地群众强烈地挽留他们:“九旅不能走!”1943年,在苏北盐阜地区,张爱萍率部夜袭陈集,大股部队从村庄穿行而过。男女老幼笑逐颜开,齐集村头路边迎送。夜幕里热烈而静寂,往常“一犬吠影,百犬吠声”的现象当晚没有出现。原因何在?细心的张爱萍发现一座门口,“有位两鬓斑白的老太太怀里抱着一条狗,一只手抚摸着那微微扬起的脑袋。在狗的旁边,有个六七岁的孩子,用手托着狗的下巴,生怕它叫出声。”“千村人迎招手笑,百户犬卧抚怀中。”多么感人的一幅军民鱼水图!多么好的人民!
中国共产党在广大人民的拥戴下,打下了今天的江山。改革开放使中国人民走向了小康,新一代领导人旗帜鲜明地倡导执政为民的理念,并将之付诸实践。从一线退下来的老将军,身虽安闲,血仍热烈,谆谆嘱托要弘扬共产党人革命的根本宗旨,把人民的利益视为第一生命;主张劳动致富,走共同富裕的道路。对于那些巧取豪夺人民利益的腐败分子,则深恶痛绝。他写诗言志,寄托自己的主张与情怀:大张浩然正气,奋起千钧雷霆。摧枯拉朽邪恶镇,还我旧时精神。
他告诫人们:在商品经济社会中,“一个人应有高尚的品德情操,不要把自己个人的人格也变成商品。”“勿逐名利自蒙耻”,“要辨伪真羞奴颜”。
青萍宝剑,老当益壮,老而弥坚,他的晚年依然保留着高昂的革命精神。
一位世人敬仰的将军,圆满地走完了自己的百年人生。哲人老子在人文时空中,言说着一个形而上的真理:“死而不亡者寿”。浩然正气的张爱萍,爱国爱民的张爱萍,风流儒雅的张爱萍,一生闪烁着共产主义理想的光辉,将在历史的星河中,光耀千古!



《人民日报》 (2004年10月16日 第六版)

关闭